您的位置:首頁 > 軍事 >

解放軍ZBD04步戰車炮塔結構細節曝光

2015-06-09 16:58:12 來源:中國軍網

解放軍ZBD04步戰車炮塔結構細節曝光

任勇在展開的野戰修理所指揮吊裝裝甲車炮塔實施搶修。記者岱天榮 攝

初夏嶺南,細雨如絲。

5月20日晚8點,第42集團軍某裝甲團一場裝甲步兵連夜間山地進攻戰斗演練激戰正酣。關鍵時刻,一輛裝甲車突然“趴了窩”,盡管車內駕駛員使出渾身解數,但裝甲車依舊不見動靜。緊急關頭,一個肩抗3道拐的士官飛身鉆入駕駛室,一番望聞問切后,只聽一聲怒吼,裝甲車重新恢復了“生機”。

他,就是該團修理連底盤修理技師三級軍士長任勇,戰士眼中的“底盤專家”,精通坦克駕駛、坦克底盤修理和焊接等十余門專業。只見他個頭不高,皮膚黝黑,身上一股柴油味,眼睛炯炯有神。當兵19年,在修理崗位堅守了18年,6次面對走留始終不改初衷堅持留下,在軍旅路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。提起他,團領導豎起大拇指直夸。他卻兩眼一瞇,笑道:“我只是不想成為軍營的過客。”

任勇出身陜西貧苦家庭,1996年,他懷揣著軍旅夢想和家人的囑托走入軍營,成為山西大同原坦克7師的一名新兵。當兵第二年,部隊編制體制調整,大批戰士選擇復原退伍回鄉創業,但立志“走出鄉關”的任勇不甘心“中途退伍”黯然離開部隊,他主動找到連隊干部表達了自己想留隊的意愿,并承諾只要能夠留下來,他可以到任何部隊任何崗位。提起自己的第一人生抉擇,任勇頗感慶幸:“當時修理連正好缺一名修理工,我就主動申請,沒想到就通過了,我就留下來了。”整編后,任勇來到了位于粵東的某團修理連,成為了一名底盤修理工。

該團修理連是一個具有深厚歷史底蘊的英雄連隊,曾分別被北京和廣州軍區授予“硬骨頭六連式連隊”和“模范修理連”榮譽稱號,1978年至1988年連續11年榮立集體二等功,2005年至2014年連續10年獲得三等功以上獎勵。連隊有一個傳統,每當有新同志加入都要上好三堂“必修課”:參觀連隊榮譽室,講述連隊傳統故事,寫一份繼承連隊傳統的決心書。正是這個傳統,讓一茬一茬官兵在平凡的崗位上干出了不平凡的事業。任勇感受到了連隊火一般的激情,更堅定了他扎根軍營,在望海嶺這片熱土舞出自己精彩的決心。

既然選擇留下,就要留出自己的價值。和當時大多數同齡兵一樣,考軍校成為任勇的夢想。他起早貪黑埋頭苦讀,但由于基礎較差,最終還是名落孫山。這次失利對任勇的打擊很大,整天垂頭喪氣,干事沒精打采。“條條大路通羅馬,軍營舞臺這么大,修理崗位就足夠你出彩。”班長董富臣發現苗頭后經常找他談心,生活上體貼入微,訓練上嚴扣細訓,任勇心中的結也慢慢解開了。

走出考學陰影,任勇一門心思鉆研技術。人們常說,沒有技術就沒有裝甲兵,但對于大家眼中這個“頭腦簡單”的北方漢子來說,要當好一名裝甲修理工并非易事。但剛接觸裝甲修理的任勇就表現出一股不服輸的虎氣。“只要功夫深,鐵杵磨成針。”那段時間,他每天早起晚睡背記底盤主要部件工作原理,訓練時間他爬上爬下實踐理論知識,身上經常被“鐵疙瘩”碰得青一塊紫一塊。但功夫不負有心人,當年他就被團里評為技術尖子。

把住了門道,任勇對修理這個崗位更加熱愛了,慢慢地對這個崗位和這片土地產生了難以割舍的情感。然而長期兩地分居讓任勇對妻子的虧欠越來越多。三級士官第二年,妻子臨產,任勇由于工作繁忙,也未能陪伴。看著妻子的無助,任勇甚至有點質疑當初的選擇,但妻子的理解和鼓勵讓他重新燃起了斗志。

2008年年底,當兵12的任勇在家人的百般催促下準備回家,地方也有幾家公司出高薪請他擔任技術顧問。這時,參加2009年國慶大閱兵的消息傳來,這是廣州軍區建國以來第一次擔任成建制的閱兵任務。“閱兵是人生中最光榮的事情,自己不去愧對自己的軍裝。”濃厚的軍旅情結讓他頂住家里的巨大壓力,毅然選擇留下,他說:“部隊培養了我,只要部隊需要,再難我也要留下”。

保障閱兵那段時間,由于時間緊、任務重、標準高,不少官兵都產生了畏難情緒,任勇逐個找他們談心,工作上傾囊相授,生活上細心關照,最終成功排除各類故障數百次,所帶班兩次被閱兵方隊評為“裝備保障先進班”,任勇也被方隊指揮部評為“裝備保障技術能手”。

2012年,新的走留問題又擺在了他的面前。這個團地理位置偏僻,交通不便,一直以來極少有人干滿16年,團里也沒有三級軍士長指標。但任勇心里清楚,這個團是重裝團,裝備維修任務大,責任重,很需要素質全面,責任心強,技術過硬的骨干力量。他主動向上級申請,經過團領導多方爭取,任勇成了這個團第一位三級軍士長。

19年來,任勇先后參加了中南06演習、軍區裝備現場會、軍區專業大比武、建國60周年國慶首都大閱兵、廣字系列演習等近十次大型軍事活動,9次被集團軍、軍區評為先進個人,兩次榮立三等功,為部隊培養了30余名底盤修理工、100余名技術骨干。有人拿他開涮:“你現在功成名就,也是時候回家陪老婆,抱小孩了吧。”任勇卻半開玩笑地說:“部隊就是我的家,車場里的裝備都是我的寶貝疙瘩,再選擇,我還是會留下!”

(記者岱天榮 特約記者彭希 吳蘇琳 通訊員李敏 來源:中國軍網)

參與評論

福建36选7怎么看中奖